• 选择页面风格:
  • 加多宝再遇商业纠纷 是反目还是股权博弈?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18/8/14 11:18:46 来源:中国经营报 【字号: 】 浏览
    [导读]加多宝再遇商业纠纷 是反目还是股权博弈?
     加多宝再遇商业纠纷 两包装公司督促履约背后,是反目还是股权博弈

      魏婕,孙吉正

      顾莹 正在为红罐上市奋战的加多宝接连被两家包装公司指出未如期履约。7月6日晚间,中粮包装(00906.HK)发布公告称,加多宝方面未按照增资协议履行其应向清远加多宝草本植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远加多宝”)注入加多宝商标作为实物出资的承诺,中粮包装投资已向中国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提出对王老吉公司、智首及清远加多宝仲裁的申请。两天后,和加多宝有17年合作关系的奥瑞金(5.450, -0.15, -2.68%)(002701.SZ)也发布公告称,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加多宝中国”)及清远加多宝尚未按期履行《关于债权转股权事宜的合作意向书》约定的前期相关事项,奥瑞金表示将督促对方按照条款的约定执行。

      业内对于加多宝拖延履约的原因及动机众说纷纭,清华顶层设计和快营销专家孙巍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加多宝红罐重新上市后,企业价值激增,而加多宝又在3月宣布启动上市计划,两家包装公司都有入股加多宝的意图,相继督促加多宝履约,是在抢夺入股加多宝的第一时机,后来者则要付出更高代价。而加多宝拖延履约,可以换取最大化利益,因为拖得越久,加多宝的估值就越高。记者就拖延履约一事给加多宝集团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反目

      “商业上的事闹到仲裁这个地步,一定是在谈判桌上解决不了,中粮和奥瑞金想通过法律和舆论来对加多宝施压,逼其回到谈判轨道上来,或者公开给个说法。”一名业内人士猜测。

      2018年4月24日,奥瑞金和其控股股东上海原龙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加多宝中国、清远加多宝签署了《关于债权转股权事宜的合作意向书》(下称“《意向书》”)。《意向书》中约定,奥瑞金有权以对加多宝中国及其关联公司的债权人民币5.03亿元,及按年化6%利率计算至转股日的应付利息,置换加多宝集团重组后的拟上市主体或清远加多宝的部分股权,并有权选择最终的被入股主体。 奥瑞金在公告中表示,加多宝中国及清远加多宝未按期履行《意向书》约定的前期相关事项。

      而中粮包装投资与加多宝的履约纠纷来自于中粮包装投资与王老吉公司、智首及清远加多宝于2017年10月30日签订的增资协议。中粮包装将通过对清远加多宝增资20亿元人民币,持有后者30.58%的股份,加多宝方面将持有的加多宝商标作为增资,作价30亿元,占目标公司45.87%股份。

      中金公司的研报显示,此次仲裁因加多宝方未按增资协议履约所致,目前中粮包装已按约定对清远加多宝进行了逐步增资,且清远加多宝的股东变更也已完成,但加多宝的商标仍未完成转让,故属于加多宝方面未履约所致,中粮包装并无过错,预计中粮包装将大概率获胜。

      记者就双方的合作等问题给奥瑞金、中粮包装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奥瑞金的回复。而中粮包装相关负责人回复称,考虑到香港联交所和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有关规定,公司对外信息披露以7月6日和9日公告为准。

      根据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官网的介绍,仲裁的平均时长为16.2个月,平均仲裁费用超过11万美元。在营销专家路胜贞看来,申请仲裁只是一种双方在协商不到一起的情况下借助第三方的客观视角来判断谁应该承担责任的做法。加多宝应该是在与中粮进行博弈,但还没有到鱼死网破的地步。

      中金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相关阅读